教师知道学生是否完成了电子阅读作业
论文作者:同为论文网 论文来源:www.lunwenei.com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6日

对于美国德州A&M大学的教授们而言,他们能够知道学生是否正在阅读各教授编写的教科书,而在之前的历代老师,对这种情况只能说是“基本靠猜”。    

他们还知道学生在阅读教科书的过程,},,是否跳过了某些章节及重点内容,是否记了笔记,或者压根儿就没有翻开过书本。    

德州A&M大学商学院院长特雷西·赫尔利说:“这种情况就跟监视别人的一举一动似的,只不过教授们的出发点是好的。”    

这些教学人员既没有长着“千里眼”,也不用站在学生背后去了解他们的阅读情况。与其他8所大学,},的同行一样,德州A&M大学的教学人员正测试由硅谷科技创业公司CourseSmart开发的一项新技术,利用该技术,教学人员可追踪学生们阅读电子书籍的进展情况。    近年来,美国高等教育的_I几要出版商一直在收集数白万使用他们所开发的数字教材的大学生的相关数据。而CourseSmart则走得更远:针对每位教授,对某个班级的所有学生信息分别进行打包,这个大胆的尝试已经已改变了教师如何展小教学素材、学生如何回应教材的传统教学格局。尽管有一些评论者表小这种方式对于评估教学效果的有效性尚待进一步观察。这种新烈教学计划将于今年秋季进行大范围推。    

德州A&M大学管理学课程讲师阿德里安·瓜迪业有一天注意到,一位学生的课程学习情况很不错。其测试分也较为稳定,CourseSmart针对这名学生给出的“学习参与指数”同样也很高。然而瓜迪业却发现,这名学生仅仅打开过一次电子课本。    

担任三个班级70名学生教学工作的瓜迪业说:“这种情况下,你不禁会问,这是怎么回事?你是否仅仅在考试之前的头个晚上才打开书看一下?我觉得应该找这名学生谈一下他的学习习惯问题。”    

通常情况下,如果授课教师不_i几动公开,学生们无法看到自己的“学习参与指数”。尽管如此,学生们却知道这些电子教材一直在“监视”着他们。对于少数学生而言,仅听到需要阅读教材的数量就能够让他们晕过去。在最近的一次测试,},,查尔斯·泰杰达的得分为“C",但他被暴露的真正问题还是其CourseSmart学习参与指数分值偏低。    

今年43岁的泰杰达打着两份工,抚养三个子女,只能晚上学习。泰杰达说:“我,},招了,或许我应该在学习上更努力一些。”    

CourseSmart归属于培生、麦格尔一希尔及其他_i几要性评价,并对积极参与学习者给子奖励。其,},可以将网络教学平台上记录并统计的组员活动时间、登录次数等情况作为过程性评价的重要依据叭总结性评价一方面可依据小组考核成绩。例如,将课后测试题的成绩作为平时成绩,最终纳入到期末总评成绩;另一方面,可建立小组互评、学生自评及教师评价相结合的三方评价方式,将讨论版的使用进行分数上的量化,同样纳入总评成绩。新的基于网络学习的评价机制,从考评模式上逐渐减弱应试考试带给学生的压力,学生也自然会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于自_i几学习及协作学习。    

四、结语    

运用网络教学,改革教学和辅导教学已经成为当前教育技术和教学活动,},的一个基本趋势。为了充分发抨Blackboard的优势,达到更好的教学效果,需要学校高度重视、教师无私奉献、学生积极参与,积极、深入开展基于Blackboard的教学改革,从课程内容建设入手,应用于教学设计、组织、实施、评估的各个环节。尽管这种教学方式目前仍然不成熟和不完善,但其所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发展空间,势必引领一场教学变革。

相关推荐
联系我们

代写咨询
 362716231

发表咨询
 958663267


咨询电话

18030199209

查稿电话

18060958908


扫码加微信

1495607219137675.png


支付宝交易

ali.jpg